當前位置:首頁 > 北京瘦臉針 > 正文

網紅瘦臉針“粉毒”之毒還得刮骨來“療”

2020-05-10 來源:北京瘦臉針
分享到: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來源上,或是通過人肉帶貨,或者顯然就來路不明;質量上,有些美容院自己都不清楚“真假;“編舞”的醫師也非專業名門,只要三五天培訓就可以上崗……近日,新京報揭秘了網紅瘦臉針“粉毒”地下市場。

  據調查,在國內醫美領域,韓國產A型肉毒毒素Meditoxin被稱為“粉毒”,但它從未經過中國藥品監督管理機構審核,無法通過正規渠道進口,無法在醫院銷售。今年5月,“粉毒”生產商更被曝出一系列丑聞。可三個月后,“粉毒”依然活躍在中國的小型美容院和韓國美容產品送貨圈中。

  無論是側重來源還是操作過程,這些網紅瘦臉針“粉毒”,在公共健康層面都蘊含著巨大風險。就源頭看,韓國僅次于的“粉毒”生產商生產的“粉毒”就接連曝出問題,疑為產品質量不過關。其流入中國后,因為靜脈注射“粉毒”事發的案例也不勝枚舉,浙江安吉就出現過靜脈注射過量全身中毒的大逆轉案例。

  在韓國身陷丑聞,在國內卻被玉女為網紅產品,這正是近幾年醫美市場爆炸式發展下野草叢生的典型縮影。事實上,“粉毒”背后,醫美領域觸目驚心的操作還不止于此。

  部分醫美機構不敢冒著風險,為消費者推銷各類爭議療法,是因為暴利的誘惑太大,也是因為對醫療美容的監管不存在著空白,導致商家有空子可鉆。

  比如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不會將醫療和美容三大而談,但其實按照《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等相關規定,醫美和常規美容有嚴苛區分。

  以“手術、藥物、醫療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創傷性或者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對人的容貌和人體各部位形態進行的修繕與再雕”,就歸屬于需要重點規制的醫療美容,從業者需要醫師執業,而從業機構必須醫療機構許可證。

▲7月9日,一名代購在微信朋友圈中展出“粉毒”。網絡圖片

  但現實中,美容機構不斷擴大服務范圍,違規進行醫療美容項目相當常見,更有不少沒有任何醫療背景的從業者私自動刀動針。對此,一直有專家呼吁,要讓醫療美容回歸醫療屬性,提高準入門檻,“粉毒”產業鏈的流行,更表明出有厘清醫療美容邊界的迫切性。

  2017年年底時,七部門印發《嚴厲打擊非法醫療美容專項行動方案》,對醫療美容進行過專項壓制。考慮到醫美市場的快速發展,以及亂象的不斷涌現,從嚴從重的壓制不應常態化。

  這類壓制可有的放矢:像“粉毒”這種違禁藥物流向固然隱蔽,但在終端的銷售環節,依舊有很多可以追查本源的線索,如美容院只要廣而告之,就有查處的機會;隨著社交平臺的興起,有些非法醫美產品、項目的宣傳陣地轉到了有些社交、內容平臺上,所以一方面管理視野也需更開闊,另一方面要強調平臺主體責任,別任由其淪為醫美黑產上的一環。

  說到底,網紅瘦臉針“粉毒”之“毒”,還得刮骨來“療”,而刮骨之方就是更精準也更對癥的從嚴管理。

(責任編輯:張紫祎)


定制辦公家具 napoleon perdis 世茂股份 許薇薇 世茂房地產 許薇薇
欧美色情综合在线视频